烽火连天旌旗红——八路军老战士孟繁禄的抗战故事

  烽火连天旌旗红

  ——八路军老战士孟繁禄的抗战故事

  ■编者按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是中国人民同反法西斯同盟国以及各国人民并肩战斗取得的伟大胜利。

  今天起,本报开设《热血河山——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专栏,重点展现当前生活在湖南的老八路、新四军老战士以及当年为抗日战争胜利作出过贡献的社会各界人士风采。

  一件件叠放整齐的老式军装、一张张泛白的战友留影、一枚枚斑驳的战斗勋章……7月中旬,记者走进省军区衡阳第一离职干部休养所孟繁禄老人家里,看到眼前的陈设,顿时对这位年近百岁的抗战老兵肃然起敬。

  蜡黄的入伍通知书

  在孟繁禄家里,记者看到了一张蜡黄的入伍通知书。展开这张通知书,孟繁禄的思绪一下子回到烽火连天的抗战岁月。

  孟繁禄1924年出生在河北巨鹿。1937年10月,全面抗战爆发后不久,日军的魔爪很快伸到了他的家乡。

  “那一年,我的大哥从家中外出,就再也没有回来,有人说是饿死了,也有人说是被鬼子杀害了,这对于战争年代的一家来说,是雪上加霜。”孟繁禄告诉记者。

  当时只有14岁的孟繁禄,虽然心智尚未成熟,但他对残酷的侵略战争印象很深刻,抗日的信念也开始在他心中生根发芽。

  1939年8月,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征兵人员来到他们村招兵,孟繁禄和他的二哥决定报名参军打鬼子。

  部队指导员带走了孟繁禄,并给他母亲留下一张入伍通知书。为了防止被频繁进村扫荡的日军发现,孟繁禄的母亲把通知书小心叠好,塞进墙面的砖缝中,直到解放后才取出来交给他。

  “这是一份对我革命身份的认证,更是一份对抗战胜利、民族解放的寄托。”时至今日,这张珍贵的通知书,依然不时勾起这位老战士的从军记忆。

  醒目的伤疤

  尽管已经95岁高龄,眼前的孟繁禄依然精神矍铄、思路清晰,记者仍能感受到一个勇者的气场。

  采访中,孟繁禄左手臂上的一块伤疤格外引人注目。“这个伤疤背后有什么故事吗?”

  孟繁禄告诉记者,他所在的部队主要任务就是在敌后打游击、搞破袭。而他刚刚进入部队时,因为年龄小不能配枪,被分配到营部卫生所学习医疗急救,每天练习止血、包扎、固定的基本功,很快就当上了连队卫生员。

  “那时,部队白天休息调整,晚上行军作战,主要组织开展石家庄、邯郸一带的破袭战。”他回忆道。

  一天晚上,部队在田庄发起战斗,在撤出田庄与部队会合的途中,落在后面的孟繁禄看到一名战友因腿部严重负伤,正在地上艰难地爬行。

  他赶紧停下来,给战友固定、止血,简单包扎,可此时日军已经追出村子,枪声离他们越来越近。战友情急之下,一把推开孟繁禄:“别管我,赶紧走,快给部队汇报情况!”孟繁禄只好暂时留下战友,可刚一动身,敌人的炮弹在身边炸响,横飞的弹片击中了他的左手臂。

  顾不上疼痛,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回去与部队会合。庆幸的是,因为天黑路不熟,日军追出村子不久就返回了,负伤的战友也因孟繁禄及时报告部队得到救治,留住了宝贵的生命。

  直到1942年秋天,部队奔赴延安前,像这样大大小小的战斗,孟繁禄经历了上百次。可孟繁禄却总说,缺吃缺穿缺武器,这些都不是苦;要说苦,唯一的就是看着受伤的战友因医疗条件太差而不幸牺牲。

  闪耀的勋章

  解放以后,国家多次纪念抗战胜利,也多次给孟繁禄颁发勋章。

  在他记忆深处,1955年颁发的纪念抗战胜利独立自由勋章显得格外珍贵。

  1955年2月12日,毛泽东发布主席令,决定向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战争的有功人员授予独立自由勋章。

  “那时,我正在第一军医大学学习,学校为此举办了一场隆重的表彰大会,我和近千名抗战老兵齐聚礼堂,时任校长殷希彭把一枚枚功勋章挂上戎装。”回想起当年授勋的场景,孟繁禄顿时目光如炬、嘴角轻扬。

  也正是因为这枚勋章,他下定决心让自己的孩子全部当兵保家卫国。

  “我的三个儿子分别取名‘孟翔军’‘孟燕军’‘孟跃军’,他们先后走上了从军之路,也延续了一脉相承的军人血脉。”孟繁禄告诉记者,尽管三个孩子都只是服完兵役就退伍到地方工作,但是,他们都圆了他的梦想,令他每每谈起都欣慰不已。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作为一名抗战老兵,我一定要把荣誉化为动力,以自己的绵薄力量讲述历史,让青年官兵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采访结束时,孟繁禄说道。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施泉江 通讯员 刘戈洋 丰爱斌)

[ 责编:丁玉冰 ]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换一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